女子割腕時滴下的一攤血。
  “你找得到我,那是我命不該絕,找不到我,那就只能陰陽相隔了。”
  因感情糾紛,蘇州一女子選擇自殺來“了結”,還通過微信向男友發來自殺現場照片。報警人提供的唯一有用線索是,女子在“小街”。而這條街上約有七百家出租房、旅館,接警的蘇州運西派出所出動20多名警員“掃街”,展開拯救……
  見習記者 於蘇雲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薛馬義
  緊急情況
  情侶吵架,女友發來割腕照片
  9月16日上午9點半,一名年輕男子慌慌張張地走進蘇州吳江區運西派出所,“我老婆要自殺,但我找不到她在哪裡!”男子顫抖著拿出手機,指著手機微信里的一張照片。民警一看,照片中一隻手腕被刀片劃傷,血正在流。照片背景看不出在哪兒。
  報警男子王某,1993年生,河南開封人。照片中的這名自殺女子楊某(化名)出生於1983年,也是開封人,之前有過一段婚姻。一年多前,王某和楊某認識,目前同居。王某沒固定工作,楊某常上夜班,兩人常為瑣事爭吵。
  王某稱,15日晚上楊某過了凌晨2點鐘還沒回家。其間,電話聯繫中,楊某說:“我不想活了。”著急的王某趕往楊某可能去的地方尋找,但都沒找到。16日凌晨兩點半,王某向附近的松陵派出所報警。民警找了一夜但沒任何收穫。早上7點多,楊某通過微信發給王某一張割腕的照片,併在電話里說“我在‘小街’,你找得到我,那是我命不該絕,找不到我,那就只能陰陽相隔了。”
  “小街”是吳江運西派出所轄區內的柳胥小街,王某於是向運西派出所報警。
  救人!找人!
  700家出租房、旅館,上萬個房間,她在哪?
  民警、聯防隊員、外來人員管理隊員,運西派出所26位警務人員全部行動起來,除正常值班外,分成4個小組開始尋找。
  辦案民警王警官告訴揚子晚報記者,王某所說的“小街”就是運西轄區的柳胥小街。整個柳胥小街是個外來人口集聚區,各類出租房、旅館約有七百家,大大小小的房間加起來超過一萬,找人,難度相當大。
  各小組先以小街的旅館、出租房和招待所為目標,根據王某描述的女友體貌特征,實行地毯式“掃樓”。
  民警們一家一家的上門詢問,跟房東不停重覆描述,“您這邊昨晚或者今早有沒有入住一位單身女子,約30歲左右,打扮很時髦,情緒有點低落。”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。
 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大家的心情越來越緊張,因為大家都知道,楊某從7點多就已經割腕,隨時都面臨著生命危險。
  上午十點多,尋找了一個多小時後,民警在一家名為“柳胥小街”的旅館登記信息里發現了重要線索……
  一小時後
  找到了!旅館房間里,女子失血過多已昏迷
  根據這家旅館房東描述,有個女租客可能是楊某。到了該女房間門口,民警不停敲門,但是門裡面絲毫聲音都沒有。民警趕緊看了其他房間的格局,發現與楊某微信圖片中的房間相似。
  民警打開房門,只見楊某一個人靜靜躺在床上,雙目緊閉,臉色蒼白,一隻手垂在床沿下,手腕上的傷口還在滲著血,床下已經積聚了一大攤血。床頭還有一把帶血的美工刀。
  見此情景,王某立即衝上前去,將躺在床上的楊某抱起,由民警們護著她的頭和手,抬上了警車。
  警車一路呼嘯,連闖數個紅燈,將楊某送往了附近的醫院救治。“從發現她躺在床上,到將她送至醫院,我們只花了大約五分鐘。”王警官說。
  醫生搶救時在楊某身上發現了“安神補腦液”。醫生猜測,楊某真是一心求死,她可能想買安眠藥,但由於國家對安眠藥管制,所以楊某才買了“安神補腦液”。“幸好沒買到安眠藥,要不然,救活的可能性就不大了。”
  不幸中的萬幸 女子命保住了
  經過救治,楊某已經脫離生命危險。她的手傷非常嚴重,手筋被割斷,縫了二三十針。楊某醒後向警方坦承,自己就是因為跟男友吵架,一時想不開了,才想到了自殺。  (原標題:蘇州20多警察“掃街”尋找割腕女)
創作者介紹

屏風傢俱

lg42lgst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