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頻加載中,請稍候...

自動播放 






play
夏俊峰妻子為兒子道歉




play
夏俊峰妻子取走骨灰




play
被殺城管父親的申訴




play
夏俊峰堅稱正當防衛




play
夏俊峰刺死城管案全程




play
夏俊峰被執行死刑



向前
向後



  "我靜下心來,整理著這些天的思緒,太多的淚水我不願寫下來,省略吧,讓時間抹平所有傷痛,讓自己更堅強,更努力……"2014年1月19日晚,沈陽商販夏俊峰之妻張晶,在火車上寫下了這條微博。
  2013年9月25日,夏俊峰被執行死刑,這起持續4年,備受關註的"小販刺死城管案件",在某種程度上畫上了一個句號。
  張晶說,每天晚上,當一個人靜下來時,她都會想起臨刑最後一次見面時夏俊峰的眼神。
  過去的3個多月里,張晶依然經歷了很多,微博上的爭議,兒子繪畫作品風波……張晶說,這段艱難的日子,她走得"好累"。她和夏俊峰的兒子強強,是她撐下去的最大動力。
  2014年1月中旬,張晶帶著強強再次來到了北京,借住在朋友家裡。這個寒假里,強強將和幾位畫家學習繪畫。強強畫冊的出版所得,有三分之二交給了兩名被刺死城管隊員的親屬。
  今天上午,她還在為強強在北京上學的事情忙碌著。
  畫畫 讓孩子做喜歡的事
  2014年1月2日,是沈陽商販夏俊峰離開的第100天。在墳前祭奠時,張晶點燃了香煙,擺放好早已準備的蛋糕,因為這一天,原本也是夏俊峰的生日。告別夏俊峰,1月中旬,張晶帶著強強再次來到了北京。
  3個多月前的2013年9月25日,夏俊峰被執行死刑,在監獄里,張晶見了他最後一面。
  夏俊峰去世後,支撐她熬過這段日子的,就是她和夏俊峰的兒子強強。張晶還記得,見最後一面時,夏俊峰很平靜,還叮囑她要照顧好兒子強強,一定要讓孩子好好學習。
  強強酷愛繪畫,雖然此前剛剛經歷了一場"抄襲"風波,但孩子的天賦還是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可。"我並不指望孩子將來一定要在繪畫上取得多大成就,我現在能做的,就是讓強強做自己喜歡的事,哪怕我自己再苦。"
  在北京的這些天,張晶和強強借住在朋友家。
  這個寒假里,強強將和幾位畫家學習繪畫。而對於張晶來說,她現在希望做到的,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,給強強換一個新的生活、學習環境。
  這個冬天,北京,或許將是他們新的開始。
  未來 打算和孩子留在北京
  帶著強強離開沈陽時,張晶只是和孩子的爺爺奶奶說,帶強強到北京學習畫畫。
  她並沒有告訴兩位老人,將來打算和孩子留在北京。她覺得,雖然孩子的繪畫天賦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可,但強強需要系統地學習繪畫,而北京的藝術氛圍,對孩子的成長、發展是有利的。
  這些天,張晶帶著強強到宋莊附近和一些畫家見面,在和這些畫家交流後,張晶很感激,因為他們都願意免費教孩子。
  張晶說,強強是她以後繼續生活下去的最大動力,為孩子,她什麼都肯做。她現在正給強強在北京找學校,雖然孩子喜歡畫畫,但文化知識的學習也不能落下。
  成為"北漂",對於張晶和孩子來說並不容易。
  一些位置相對合適的民辦學校,一年的費用要5萬多元,這無疑將給張晶帶來極大的負擔,不過,在朋友的幫助下,她在努力。
  張晶說,等孩子的事情安定下來後,她打算找份工作,也許,自己會開個小店。"生活艱難,但我不會每天都苦著臉,一切都為強強能夠更好地生活。"張晶說。
  爭議 "有異議可隨時去查"
  在撐過夏俊峰離開後1個月的最艱難日子後,張晶的全部重心,都放在了兒子強強身上。如今她的微博內容,也大多和強強的繪畫相關。
  關於強強作品的"抄襲"風波,以及最近她在微博上銷售強強的繪畫作品被指"斂財"等的爭議,現在依然存在。
  夏俊峰離開後,網上還出現了一些有關張晶有錢、有門路的說法,張晶說,這些的確給她帶來了一些困擾。"我的銀行賬戶就在那裡,有異議的可以隨時去查。"
  張晶說,她已不像剛開始那樣因為感到委屈而憤怒了,現在會更平和、坦然,上微博的時間也大大減少了。"如果還像以前那樣一一回應,對方也會一直繼續糾纏,我現在沒這個心思和精力了,兒子才是最重要的。"
  對於微博上有關她藉機"斂財"的指責,張晶說,強強現在還小,依靠孩子賣畫是不現實的,這不是她的初衷,也不是她的選擇。"我不想讓孩子認為,畫畫是為了賣錢,而是讓他做喜歡的事情。"張晶說。
  強強現在已經出版了畫冊,其中出版所得的三分之二錢款都交給了兩名死者的家屬。張晶告訴法晚記者,在2013年11月30日,她已經委托出版社,將總計30多萬的錢款交給了兩名被刺死的城管隊員的家屬,也看到了對方寫的收條。
  感激 銘記所有善意的幫助
  在張晶為夏俊峰奔波的那些年裡,有很多人為她真心提供幫助,不斷給她打氣。也有很多人來找她,希望她能夠提供幫助,比如有人認為自己家人的案件很冤枉,希望能夠從張晶那裡獲得律師等法律方面的幫助,她也會根據實際情況,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。
  張晶更願意談起那些幫助過她的人們,且滿是感激。
  在夏俊峰被執行死刑後,張晶聘請的律師團隊也受到了相當大的爭議。在談到這個話題時,張晶情緒激動,她說,沒有人比她更瞭解律師。
  張晶說,當初剛到北京聘請律師時,自己緊張得話都不敢多說,“律師為了我們的案子,到沈陽一天都顧不上吃飯,他來的時候,襯衫領口是白色的,走的時候都黢黑了。”在見夏俊峰最後一面時,她曾對夏俊峰說,她真的儘力了,請到了中國最好的律師,夏俊峰也對此認可。
  “每一個給我鼓勵的人的每一句話,都讓我感到溫暖。”張晶說,夏俊峰離開後,有很多從全國各地來的熱心人,來幫助她,所有人善意的幫助她會銘記一輩子。
  不悔 沒讓父子見最後一面
  1月21日,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區張晶的朋友家中,記者見到了張晶和她的兒子強強。眼前的張晶,依然消瘦,精神狀態比3個多月前見她時好了一些,但臉上寫滿了疲憊。
  張晶說,由於強強參加畫展需要一些資料,本來已經帶著孩子到北京的她又回了趟沈陽,這才回到北京不久。
  北京,張晶已經來過多次,以往要麼是為丈夫夏俊峰的案子奔波,要麼是為其它事宜,而這一次,張晶希望能和強強留在北京。她也想為強強找一所學校,讓孩子換個環境,也能好好地、系統地學習繪畫。
  “我女兒和強強年齡差不多,兩個孩子在一起也有個伴兒。”張晶的朋友說。
  有個小伙伴兒,強強在畫畫之餘也多了些快樂。看著強強和小女孩兒一起玩耍,張晶覺得很欣慰。“強強畢竟還小,希望他能做自己喜歡的事,能夠健康地成長。”張晶說。
  記者註意到,在強強的畫中,有幾幅是爸爸媽媽一起出攤的場景。張晶沒有讓孩子見夏俊峰最後一面,而內心的矛盾和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張晶說,在夏俊峰離開的這段日子里,強強沒有主動提過父親的事情,可她知道,孩子想爸爸。“我和孩子的爺爺奶奶也很少在孩子面前談論他爸爸。”
  傍晚,在送法晚記者離開的電梯里,張晶說:“說實話,當初要不要讓孩子見俊峰最後一面,我一直在掙扎,可最終還是讓孩子去上學了……”抹去眼角的淚水,張晶說,她不後悔自己這個被外人看來有些“殘忍”的決定。“因為這麼多年走過來,我覺得自己夠堅強了,可我在見夏俊峰最後一面時都承受不了,到現在都還覺得走不出來,孩子就更無法承受了……”
  張晶說,讓孩子生活得更好一些,是她現在以及今後要努力做到的。“為那些愛你的和恨你的人,都要活著。”張晶說。
  本版文/深度記者王南
創作者介紹

屏風傢俱

lg42lgst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